快捷搜索:  创意文化园  as  test  2004  2373  1836  1837  21087

作诗催妆、去花却扇……唐朝的婚礼很文艺

作诗催妆、去花却扇……唐朝的婚礼很文艺

时间:2020年11月10日 16:56  稿件泉源:中国青年报


  别忘了“双11”的“初心”是光棍节,以是让我们来聊聊昔人的婚礼。

  洞房花烛夜,金榜题名时,婚礼向来是人生大喜。作为中国古代最绚烂的大唐盛世,唐朝婚礼盛大的仪式感、满满的文艺范,让现在的新人都心向往之。

  据唐代封演条记《封氏闻见记》,“近代婚嫁有障车、下婿、却扇及观花烛之事,及有下地、安帐并拜堂之礼。上自皇室,下至士庶,莫不皆然”。事实上,唐朝婚礼内容之厚实,程序之繁多,远不止封演所述。

  订亲:不只怙恃之命媒妁之言,更看重三观眼缘

  凭据古代宗法社会的传统,婚姻并非只是男女小我私家私事,而是关系家族门楣和宗族延续的公务,上承宗庙、下继后世。以是,男女婚姻须由怙恃或祖怙恃甚至家族尊长主持,是为“怙恃之命”;同时还需中心媒妁先容,“男不亲求,女不亲许”,是为“媒妁之言”。

  在唐代,礼制中的“怙恃之命,媒妁之言”甚至上升到执法层面。《唐律疏议》云,“祖怙恃、怙恃主婚者,为奉尊者教命”,“为婚之法,必有行媒”。在这种礼制加执法的双重制约下,凡人与仙人的跨界恋爱,就可能被棒打鸳鸯。

  据《太平广记》,武则天大足年间,京兆长安人韦安道与掌阴阳、育万物的后土夫人一见钟情,私定终身。新婚燕尔十余日,后土夫人对韦安道言,“某为子之妻,子有怙恃,不告而娶,不能谓礼,愿从子而归,庙见舅姑,得成夫之礼,幸也”,示意需要舅姑即公婆认可,这门亲事才算完善。

  然而,韦安道怙恃因后土夫人来历不明,疑心其是妖怪,遂强迫小伉俪仳离。后土夫人只管神通广大,连武则天都要在其眼前葡匐膜拜,但面临“怙恃之命”,只能涕泣言道,“为配偶之道,所宜奉舅姑之命;今舅姑既有命,敢不敬从”,返回天庭,与韦安道洒泪而别。

  但在唐代总体较为开放的社会民风中,照样有青年男女打破宗法礼制约束,自主追求良配的美谈。开民风之先的,正是大唐开国天子李渊。

  据《旧唐书》,北周武帝姊襄阳长公主之女窦氏,才貌双全,见识非凡,“不能妄以许人”。就让其父窦毅在客厅屏风上画两只孔雀,和上门提亲的人约定,只要能几百米之外射中孔雀眼睛,就可成为窦家乘龙快婿。前后有十几小我私家来射,都射不中。李渊弯弓射箭,连发两箭,射中孔雀两只眼睛,也射进窦氏心里。李渊正是靠绝伦武艺而非“怙恃之命”,最终抱得美人归。杜甫有诗云,“屏开金孔雀,褥隐绣芙蓉”,所指即是李渊窦氏之事。

发表评论
sunbet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